>

孰真孰假,妈阁这座城崩了

- 编辑:金沙澳门官网4166 -

孰真孰假,妈阁这座城崩了

文 | 梁坤

图片 1

图片 2

图片 3

图片 4

看完《妈阁是座城》,我很困惑。严歌苓和李少红的女性视角,把梅晓鸥塑造成了一个救苦救难的妈祖女神,大声谴责了卢晋桐、史奇澜、段凯文这三个男人的赌徒劣性和忘恩负义,但是却忘了,正是前者把三个男人带进赌场的。究竟是救苦救难的妈祖女神,还是诱人赌博的赌场叠码仔,令人难辨真假。

严歌苓的小说中,赌场上是梅晓鸥建立起的小王国。她为赌所伤,继而搜罗嗜赌如命的人,看他们债台高筑,弹尽粮绝,感受报复的快感,然后以妇人之仁怜爱他们。混迹在愤恨、鄙夷、内疚边缘的怜爱也让她一步步迷失,这是一个王国的崩溃。而李少红的电影中,让人似懂非懂地流水账过后,片尾闪回的画面慌不迭地补充着缺失的情节,一曲《我是一只小小鸟》唱得无助哀婉,却不过是为一个失败的戒赌宣传员的自怨自艾定了调。

图片 5

让我不习惯的还有李少红对梅晓鸥感情脉络所做的减法。作为擅于描摹女性形象的导演,李少红的细腻体现在两个方面:一方面是她对女人看得透彻,懂得女人的爱和怕;另一方面是她会尽其所能让镜头中的女性表达内心世界,愿意留白给演员的表情反应,让独白诗意而不乏味,镜头准确指向角色内心希望被观众看到的那个角落。可是这一次对梅晓鸥的塑造,李少红颠覆了以往的周全,大刀阔斧裁剪过的故事呈现出动机不足的勉强和情感推进的潦草。

图片 6

《妈阁是座城》是一部话题先行的电影。严歌苓与李少红,一位是当代出色的华人女作家,一位是知名的第五代女导演,她们的创作多以女性视角见长,两人意图合作也神交已久,而从做决定到此次电影的公映,又是十年过去,这些因素都让她们的首度合作显得格外值得期待。但是当一本非典型的严歌苓小说转化成一部非典型的李少红电影,呈现出的这个非典型赌场故事,最终能否落入观众的期待视野呢?

一方面因为这是李少红导演久违大银幕之后的作品,另一方面有白百何、吴刚、黄觉,刘嘉玲、梁天、耿乐这样的演员阵容,所以《妈阁是座城》上映不久我就去看了,还找来严歌苓的同名小说原著。但是,不管电影还是小说,都令我失望。

严歌苓小说的故事内核都不复杂,常常是一句话就可以概括的,《妈阁是座城》也不例外。它讲述了澳门赌场的女叠码仔梅晓鸥与三个赌徒之间的纠葛。赌场并不是一个让我们很容易联想到女性的地方,也不是我们熟悉的能盛产典型严歌苓女主角的水土。《第九个寡妇》《天浴》《小姨多鹤》《金陵十三钗》《陆犯焉识》等等,最重要的女性形象都是很容易让人爱上的,不管这份爱里是敬是怜,是歌咏是叹息,她都是一个被作者和读者眷顾的人物。而《妈阁是座城》当中,祖奶奶吴梅娘身上还能看到一点《第九个寡妇》里王葡萄的影子,但到了梅晓鸥这里,却越看越觉得失焦。

接着她认识了艺术家史奇澜,带他走进了赌场。卓有才华的艺术家迅速被赌场吞没,成为死皮赖脸欠债不还的赌棍。但他毕竟还对梅晓鸥存有一份感情,用欺骗表弟进赌场输了的钱还清了梅晓鸥的债,然后消失。梅晓鸥费尽心机,在广西的大山里找到史奇澜,把他带到澳门,帮助他开了画廊,重新做人。但是,戒了赌的史奇澜最终却回到了妻子身边。

图片 7

今年的奥斯卡最佳影片《绿皮书》里,NCAA篮球明星出身的黑人演员马赫沙拉·阿里,把著名钢琴家唐演得活灵活现,出神入化,令人赞叹。《妈阁是座城》就大大不如,几位演员都与自己扮演的角色有着很大距离。白百何饰演的梅晓鸥只有一厢情愿的感情用事,令人怀疑在十几年的叠码仔生涯中她是如何赚到千万身家的。吴刚饰演的段凯文还是一个县委书记的形象,根本就没有房地产大鳄的气势。黄觉饰演的史奇澜既缺了艺术家的优雅气质,又少了赌棍无赖的嘴脸,更没有演出从赌徒新生的过程。卢晋桐基本就是一个概念的化身,小说中能展现这个计算机工程师赌徒性格的细节都被省略了。不能不说,演什么不像什么,依旧是中国演员的通病。

图片 8

段凯文是北京的房地产大鳄,是梅晓鸥的重要客户。雄厚的财力和豁达的胆魄立即让他威震赌场,迷住了梅晓鸥,也让他比卢晋桐、史奇澜更快地陷进了黑洞。不肯认输的个性使段凯文不仅输光了财产,而且拖累梅晓鸥卖掉别墅替他顶债,最终把自己也送进了牢房。

本文由健康知识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孰真孰假,妈阁这座城崩了